什么书也没有读的一周……哈哈哈。
救活了PSP之后,最近通勤路上都在拼命地刷海猫,Kindle被我扔到床头打算临睡前耍一下,但无数次血的教训早就证明了睡前读书这种事情从来都只是妄想。
一个人住第三年,总算买了冰箱,屋子越来越小,而我越来越清心寡欲。
挑了一天和Yoki吃了顿饭,算算居然已经两年没见了,可是感觉好像不久前才刚刚见过一样。聊了很多两三年前的事情,黑历史什么的,那时她在澳洲隔着时差跟我扯的那些有的没的我竟然还都记得那么清楚……深深为自己的硬盘式记忆感到骄傲——但原本想要做建筑师的人最后也放弃了梦想,果然只不过是两三年时间一切都已经不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近来回家太频繁的缘故,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压力。
有人说,八小时对着喜欢的工作,八小时对着喜欢的人,八小时做着喜欢的梦,这才是生活。
两头都没着落,就只好做做梦了。

2月第五周读书笔记

《福尔摩斯探案集4:回忆录》
读破。
这本里的案子除了银色马就没几个精彩的,大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在,开头铺出来若干线索最后都不带收尾的……着实有些坑爹。柯南·道尔明显就是烂尾了,写着写着不想写了,就把福尔摩斯写死了……最后一案那就是个渣渣的尾巴啊,要是他当初连载的是网文,早被喷死了吧……

《随园食单》
23.2%。
总算读到食单本体了,前头的各种戒条真是……神烦。
其实袁枚讲得很有道理,虽然罗嗦但也确实都是大实话。烹饪大概讲究的是个物尽其用,串味之类的事儿哪怕我这么不讲究的人都不能忍……可是我等星斗小民就喜欢穿凿就喜欢落套就喜欢摆谱嘛,火锅啊八大件啊什么的最喜欢了!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读破。
超有名的一本书,总算是读过了。早前围观过村上的小说译本之争,也不知这个电子版本是林君的译作还是施君的手笔。村上的散文写得絮絮叨叨的,东一段西一段也没个着落,但读起来特别顺眼,嗖嗖嗖地就读完了。
同为跑步爱好者,看他说跑步进入状态后是身体机械运动大脑一片空白的“空白时间”,简直要击节赞叹了,真的是这样!最喜欢在机械运动的时候七想八想啦。又看他说写小说也是体力活动,需要长足的耐性,觉得再对不过了……所以失了心性坐不住的我才完全放弃了写东西这回事嘛。

《神雕侠侣》
跳着重新读了一遍,也不知道是第几遍了。
金庸的小说,神雕是顶顶熟的,熟到整个脉络都清清楚楚,也不知是因为读得多了还是因为打游戏打的,又或者只是因为这是我读的第一本金庸的书。
小时候真喜欢杨过啊,觉得全世界都亏欠了他似的,跟着他一路憋屈地走过来都忍不住想对他好。虽然年纪渐长后我改投了令狐冲爱好者阵营,对着大师哥一路各种花痴,也以为自己对杨过已是昔日真爱粉转黑,结果这次重读了发现,搞半天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金庸笔下别的男主角,苦逼各有各的苦逼,但像杨过这样从小没爹没娘,身负(自己脑补的)血海深仇,受尽各界欺辱,频遭猜忌白眼,又是中毒又是断臂生生死死地折腾来折腾去,还要等上心上人十六年……哦对,自家妻子还被别人玷污过,这真是再惨没有了。
更绝望的是,杨过的人生里,大悲大喜总是跟着来的。好不容易去了桃花岛吧,被赶出来了。好不容易进个全真教吧,又逃出来了。古墓里待得好好的吧,李莫愁杀进来了。千辛万苦跟小龙女结庐终南吧,尹志平路过了……至于后面小龙女屡屡闹出走,甚至一跑就是十六年,杨过这命,真是苦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所以我愿意原谅他处处留情什么的……
说到杨过就不得不提起郭襄。于小姐小时候挚爱郭襄,她也真是衬极了郭襄,外公是药剂师,外婆早逝,父亲长得特别像TVB版里演郭靖的那位……郭襄这一生,大概真的算得上是曾经沧海此情可待,只可怜了张君宝何足道等人,再怎么出色,遇上杨过,终也是被比下去了。
这次重读倒是很唏嘘林朝英与王重阳,男女间如博弈,棋逢敌手才合意,但争强好胜的情侣最后难成眷属,这道理古龙就看得通透得多,一样是聪明人,小鱼儿和苏樱就你来我往和谐得紧……唔,不如再去读一遍《绝代双骄》?

《京华烟云》
1%。
这本书一直扔着不想看,实在是因为对译本感到无比茫然。最后在iKindle上随便下了一个版本,台湾人的译本,读起来还是有些拗口的。林语堂写的书,大约还是应当去读英文版的,译本这种东西,哪怕穿戴一如当初,也早就已经不是原本的灵魂了。

本周继续颓颓颓……我已经颓习惯了。
家务做得倒是很勤快,还给PSP配了个座充又重新刷了系统,总算把它拯救过来了。《海猫鸣泣之时》的携带版之前用模拟器玩得磕磕绊绊,这次直接上了PSP,进度嗖嗖嗖的,很快就能超越我之前三年的进度了……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每天刷天声人语的关系,现在看日语简直一目十行,应该算是有点长进吧。
工作上,拖拖拉拉好几周,在PS里磨啊磨,终于做完了简历。一过完年节奏又开始转回去了,各家都在做MasterPlan,光是找资料分析局势就废掉半条命的感觉……其实对于准备落跑的我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随便做做也没关系的……但总是想把工作上的每一件事做得更好一些,不至于说精益求精,至少得对得起自己花出去的时间精力,何况多少是有些收获的吧。
下周末,千万千万,要把智齿给拔了。拖了大半年,看着它从无到有一点点长出来,我自己都倦了。

躲得了一瞬,躲不了一生

那些耍小聪明,辅以侥幸,成功躲避掉的困难,最后总会在某些时刻突然跑出来成为最大的障碍——用了这么多年才看清楚这个事实,真是凄凉,但好在还不算太晚。
偷懒是人的天性,没有谁不爱悠闲,缓缓徐徐的节奏总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假象。
但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人人均等,花在什么地方最后都是看得出来的,而浪费掉的时间,也就这么浪费掉了,留下来的只会是差距。
此前有一次聆听长辈教诲,他说人生苦短,书海浩瀚,哪有功夫去读不好的书,小说之流已是消遣,眼界窄,爱浮华,捡着些热闹的就当是好的,也不知道沉下来读些真正好的,自然品不出妙处。不消动脑的读来全都不算读书,二十四史都没读全,还嫌没好书看?
听得我无比惭愧。
需要沉下来读的书,的确很难读进去。《终朝采蓝》那样的书都读得磕磕碰碰,有位友邻说那书随便翻翻一两个小时也就读完了,我期期艾艾地说我读了好几年都只翻了个大概。也难怪人家每天回家都能磨墨临帖写一幅心经,我每天回家只知道爬进被窝耍这耍那。
就练字这一回事,都晚了这么多年,还没找着正道。
这几天抽空研究了一下别人都是怎么在练字的,赫然惊觉自己连握笔都握不对,强行拗了半天,总算拗过来了,写起字来果然大不相同。所幸用的帖子是对的,但看不少人说,临帖开头可去临赵孟頫的灵飞黄庭,直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个略高端啊……虽说古人的字是真的好,一上来练这个眼界也是真的宽,但是……算了我还是慢慢练田老的字体便是了。
倒是拔了对Joy的草,都没写废过几只英雄,怎么好意思去入Lamy?
时间有限,所以只能放在最重视的事情上。贪多嚼不烂,这话每天都得自我提醒一遍。

2月第四周读书笔记

《福尔摩斯探案集3:冒险史》❤❤❤
读破。记忆里最初读的翻译小说,就是这一套。
小学时教语文的先生,博览书海,学识渊博得不像个小学教师,时至今日偶有联系,有时向先生讨教书单,推荐的必然是值得一读的好书。
先生讲得一口好故事,语音中气十足,抑扬顿挫,讲起来高 潮迭起,精彩纷呈,那时上课顶爱和我们说,只要大家安安静静把课听完,多余的时间就给我们讲故事,于是但凡遇上他的课,整个教室里都是静悄悄的。也是在教室里听完了一两个福尔摩斯探案的故事,讲至紧张处,还有同学吓得尖叫着躲进课桌底下。最怕的就是先生那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书先生的做派,他学了个十足十,以至于我不得不回家翻出我父亲的这套小说来啃,只为了能尽早知道案情的来龙去脉。
但先生总赶不及把故事讲完。完整说完的,大概就是跳舞小人与银色马这两个案件,因为当时年纪小,读得艰深,所以记忆犹新。后来听说先生大婚时,有同学还提议说要去婚礼上逼着先生把欠我们的故事都还了,我后来当笑话比给先生听,他也笑。
所以读这套小说,比起读书本身,更像是在阅读回忆吧。在昏黄灯光下躲在小小沙发上一页页读侦探的故事,那时的我几岁?十岁?九岁?或者更小一点。再想起先生对那个我的评语,“灵气逼人”四个字,早在很久以前,就变成“灵气都跑光了吧”。
福尔摩斯的故事,也正是因着这个原因,只是东看一个案子西瞥一个案子,从未系统地读过。这次拿起来重新读,尽管电子版本排版精致,但Kindle上没有感情的黑体字,总不及我父亲那套书页脆黄,年纪比我还大的实体书来得动人——我还在想,像跳舞小人那样有图示的案子,只怕TXT格式的电子版是无法呈现的吧,我小时候非常害怕那个故事,总觉得盯着那些黑黝黝的小人,它们就会从书里跑出来一样。
要说柯南·道尔的写作手法,其实很简单:标准的叙事诡计,悬念设置用的是二类悬念,整个叙事是一个非常完整的金字塔结构,场景少得可怜,经常只是在贝克街那间小屋子里就已结束,而且比起案件本身,侦探的形象更为吸引人。
他大概不是想为了故事而去写故事,他想写的,始终是那个人吧。
小时候读这书只重故事,且越读越觉得长,而现在读来只觉得短。读翻译小说,译本好坏很有讲究,我还是偏爱我父亲那一版,节奏甚佳。于小姐有一套民国时的译本,我拿起来翻阅过,通篇半文言半白话,没有标点,也算另一种美吧。

《随园食单》
5.7%。
袁枚此人,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小老蔡。他算是生了个好时代,早一些,物资不够富饶,吃不上好的,而晚一些,乱世一到,又无暇顾及饕餮之事——也只有国泰民安,才肯变着法子折腾吃。此人自己大快朵颐也罢了,非得絮絮叨叨分门别类地写出来叫别人眼馋,他若肯把吃的精力多放些在学术上,想必会更有建树。
我大天朝数千年历史,食之一道向来繁琐,柴米油盐无一不是满满当当的学问,外国人光是文武火就得被搞得头大,更别说荤素油之类的高深玩意儿了。可惜对于吃,我大约生了个外国胃,实在太不讲究,一样的食物能连着吃许多天,对烹调也从不在意深浅好坏,弃大中华美食于不顾,却偏爱汉堡披萨牛排一类的番邦货,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舌头大概是瞎的。
但好处就是,我对于一切写吃的书籍都很慢热,除非真的写得极其诱人打动到我,不然不会觉得特别馋。从前读殳俏读李碧华是这样,现在读袁枚也是这样,况且隔着古文,间离效果更胜一筹。


这周完全处于节后的恍惚期,毫无干劲,什么也不想做,因此也没读什么正经书。
浑浑噩噩熬到星期五,周末又去J小姐家里打三国杀,也是约了一年多才终于去了一次。去了她新居才觉得叹为观止,虽然地方是偏僻了点,但小区环境与家居装潢,绝对当得上富二代三字,可见嫁得很不错,但她平日里如此朴素低调,实属难得。这一杀就杀掉一个下午加晚上,凌晨两点坐车回来,一路睡过去,梦里都在研究手牌,三点多回到家,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挂了,年纪大了真是再也熬不了夜。
后来得了空,把书房里的家具乾坤大挪移了一番,终于腾出了放冰箱的地方。从前只觉得书房空荡荡,中心一大片空地,也利用不起来,现在终于想出了办法,把空间捣碎了来摆放,总算得偿夙愿。预备再添置两个小柜子,等冰箱到了再把烤箱顺回来,就又能过起自给自足的生活。
操持家务是件接地气的事儿,虽然累,但多做做,总胜过成天都在天上飘吧。

没有干劲

春节假期结束后,整个儿处于很颓的状态。
或许是因为假期里过得太放纵,颠三倒四地破坏了原先的节奏,以至于我费了好大的力气去调整却依然不见效果。每天都很萎靡,早上起不来晚上睡不着,坐在桌前大脑放空,完全不想动,懒拖不读书全占了,所幸年前换回了OmniFocus,定时提醒功能真的很实用,不至于让我荒废到误了deadline。
但真的感到倦怠,提不起精神,总觉得之前那种狂飙突进的节奏一旦熄火就再也无法启动似的。明明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却逐一放弃了,唯一保持下来的习惯是练字,但也越发静不下心,不像以前那般专注了。
大概还是没有什么迫切想要完成的东西吧。
放空着去看Joy,再过一个月应该就可以去买了,先前在专柜看到了实物,很长很轻,红黑配色也很经典——结果逛着逛着被我看到全新升级版本的纯白色Joy,纯白爱好者立刻就心动了,再一看价格,一口血,比红黑整整贵了一倍。
或许应该把这个设为目标,然后努力奋斗?
可是我深深觉得,我可能永远找不回那个每天五点被梦想叫起床的我了。
自我介绍

一块酥饼

Author:一块酥饼
唧嘻嘻嘻~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