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第四周读书笔记

《福尔摩斯探案集3:冒险史》❤❤❤
读破。记忆里最初读的翻译小说,就是这一套。
小学时教语文的先生,博览书海,学识渊博得不像个小学教师,时至今日偶有联系,有时向先生讨教书单,推荐的必然是值得一读的好书。
先生讲得一口好故事,语音中气十足,抑扬顿挫,讲起来高 潮迭起,精彩纷呈,那时上课顶爱和我们说,只要大家安安静静把课听完,多余的时间就给我们讲故事,于是但凡遇上他的课,整个教室里都是静悄悄的。也是在教室里听完了一两个福尔摩斯探案的故事,讲至紧张处,还有同学吓得尖叫着躲进课桌底下。最怕的就是先生那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书先生的做派,他学了个十足十,以至于我不得不回家翻出我父亲的这套小说来啃,只为了能尽早知道案情的来龙去脉。
但先生总赶不及把故事讲完。完整说完的,大概就是跳舞小人与银色马这两个案件,因为当时年纪小,读得艰深,所以记忆犹新。后来听说先生大婚时,有同学还提议说要去婚礼上逼着先生把欠我们的故事都还了,我后来当笑话比给先生听,他也笑。
所以读这套小说,比起读书本身,更像是在阅读回忆吧。在昏黄灯光下躲在小小沙发上一页页读侦探的故事,那时的我几岁?十岁?九岁?或者更小一点。再想起先生对那个我的评语,“灵气逼人”四个字,早在很久以前,就变成“灵气都跑光了吧”。
福尔摩斯的故事,也正是因着这个原因,只是东看一个案子西瞥一个案子,从未系统地读过。这次拿起来重新读,尽管电子版本排版精致,但Kindle上没有感情的黑体字,总不及我父亲那套书页脆黄,年纪比我还大的实体书来得动人——我还在想,像跳舞小人那样有图示的案子,只怕TXT格式的电子版是无法呈现的吧,我小时候非常害怕那个故事,总觉得盯着那些黑黝黝的小人,它们就会从书里跑出来一样。
要说柯南·道尔的写作手法,其实很简单:标准的叙事诡计,悬念设置用的是二类悬念,整个叙事是一个非常完整的金字塔结构,场景少得可怜,经常只是在贝克街那间小屋子里就已结束,而且比起案件本身,侦探的形象更为吸引人。
他大概不是想为了故事而去写故事,他想写的,始终是那个人吧。
小时候读这书只重故事,且越读越觉得长,而现在读来只觉得短。读翻译小说,译本好坏很有讲究,我还是偏爱我父亲那一版,节奏甚佳。于小姐有一套民国时的译本,我拿起来翻阅过,通篇半文言半白话,没有标点,也算另一种美吧。

《随园食单》
5.7%。
袁枚此人,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小老蔡。他算是生了个好时代,早一些,物资不够富饶,吃不上好的,而晚一些,乱世一到,又无暇顾及饕餮之事——也只有国泰民安,才肯变着法子折腾吃。此人自己大快朵颐也罢了,非得絮絮叨叨分门别类地写出来叫别人眼馋,他若肯把吃的精力多放些在学术上,想必会更有建树。
我大天朝数千年历史,食之一道向来繁琐,柴米油盐无一不是满满当当的学问,外国人光是文武火就得被搞得头大,更别说荤素油之类的高深玩意儿了。可惜对于吃,我大约生了个外国胃,实在太不讲究,一样的食物能连着吃许多天,对烹调也从不在意深浅好坏,弃大中华美食于不顾,却偏爱汉堡披萨牛排一类的番邦货,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舌头大概是瞎的。
但好处就是,我对于一切写吃的书籍都很慢热,除非真的写得极其诱人打动到我,不然不会觉得特别馋。从前读殳俏读李碧华是这样,现在读袁枚也是这样,况且隔着古文,间离效果更胜一筹。


这周完全处于节后的恍惚期,毫无干劲,什么也不想做,因此也没读什么正经书。
浑浑噩噩熬到星期五,周末又去J小姐家里打三国杀,也是约了一年多才终于去了一次。去了她新居才觉得叹为观止,虽然地方是偏僻了点,但小区环境与家居装潢,绝对当得上富二代三字,可见嫁得很不错,但她平日里如此朴素低调,实属难得。这一杀就杀掉一个下午加晚上,凌晨两点坐车回来,一路睡过去,梦里都在研究手牌,三点多回到家,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挂了,年纪大了真是再也熬不了夜。
后来得了空,把书房里的家具乾坤大挪移了一番,终于腾出了放冰箱的地方。从前只觉得书房空荡荡,中心一大片空地,也利用不起来,现在终于想出了办法,把空间捣碎了来摆放,总算得偿夙愿。预备再添置两个小柜子,等冰箱到了再把烤箱顺回来,就又能过起自给自足的生活。
操持家务是件接地气的事儿,虽然累,但多做做,总胜过成天都在天上飘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一块酥饼

Author:一块酥饼
唧嘻嘻嘻~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