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奔跑

过了一个兵荒马乱的周末。
去SCD的工作室加班做提案的创意发想,下午4点慢悠悠晃过去,一边聊一边看,他展示了一个他觉得很不错的策略模板给我,我一看那熟悉的配色就笑了,那分明是奥迪的策略。SCD说这个是在网上下的,2010年的提案,但他很中意。我笑笑说,你需要最新的版本么?闺蜜是奥迪策略组的,我手头有奥迪全部的提案书。
晚上11点回到家,打开电脑写PPT,忽然有点懂了于小姐的生活。加班也好,什么都好,做这行确实就是这个节奏。因为是工作,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虽然加班加很久,但聊着天,听着八卦,互相做着各种idea,大抵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SCD说组里的SC他最看重我,觉得我好歹算是用脑工作的,强过那些用手工作的。我听了也不过是笑笑,后来想起却没来由心酸了一把。干这行两年,从策略到执行,什么都做过了。做创意,写文案,联络KOL,给媒体打电话发邮件层层联络,制定MKT策略,做idea,各种campaign执行,和客户对接,寒风瑟瑟里去做PR的直播……经历了这么多,要再只是个寻常copy,我要都觉得这两年白过了。
也接到许多面试电话,不乏有不错的机会,名气响的,离家近的,前景好的……但已经无所谓了。于小姐的室友近来跳了腾讯,年薪是个令人咋舌的数字,我们都替她欢喜又忧虑,要住去西边了呢,从此那房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于小姐便也开始物色下家,自从她的CD升了GCD不再管她之后,她便有些意兴阑珊了。而我一直羡慕她家CD待她好,虽然骂也是经常骂,但好歹肯教。已经过了一整年没人带的日子,惶恐得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迈步。所幸新的SCD对我也不错,还借了精装原版的专业书给我看,只希望直线汇报的CD会是个好相处的人吧。
LastWeek,活儿依然很多,案子也都没有结。慢慢熬着熬着,也就没了想法,整个人都懒懒散散。我说做creative的最大弊端,想不出来就是想不出来,倒不如做策略,无论如何总能分析出个结果来,但于小姐却说她想从planner转SC——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三个闺蜜就可以合著一本《三个做copy的女人》了。

一笔停顿

终于还是买了LAMY那支我心心念念的JOY。
算是划分时代的纪念品吧,既然要换就干脆全部换个干净。
EF尖在道林纸上书写的感觉,流畅到不可思议,很后悔没有早点买它。
Lastday一天天临近,做着收尾工作。带不走的杂志们,一本本拿出来摘抄。写着那些字的时候觉得自己装逼等阶越来越高,如果说文案方面有技能树,那我的技能点一定全部加在了这个地方。柜子里的杂物也要逐一清理,电脑硬盘里还堆着我偷偷蹭网下的美剧。两年多的时光,让我完完全全地属于这里,然而到下周为止,我初来时遇到的那些人,只剩下最后一个。
想想就觉得有点感伤,虽然这个圈子流动得如此频繁,但多少有点念旧的情绪在。
等夏天再临近一点,就去剪个短发吧。我受够了一成不变的自己,每个夏天都是转折,只希望这一次能够让我自己都觉得满意。

驻足

去洛阳看了牡丹。
原本清明是要去西安的,临时改了主意,想着看花便也去了,飞快地定下了行程。花是还没到盛放的时候,却也施施然地早开了一片。我其实没怎么见过大片的牡丹,只觉得每一株都很惊艳,无愧国色天香之名。龙门石窟里许多佛都丢了头,我也辨不清哪尊是哪尊,但确实是巧夺天工,造化神奇。还去看了白居易的冢,偌大一个土馒头被围得跟个花坛似的,旁边的香山也失了颜色。至于白马寺,纯粹是为了耍一耍《武林群侠传》的上香梗,默默地拜了四拜,千万记得是第四个选项“……”啊。
整个3月只在火车上读了两本书。
《占星术杀人魔法》的TXT扔着好几年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看。从前常听某君批判东野圭吾力荐岛田庄司,盛赞本格推理的种种妙处,但是在我这种没脑子的人看来,本格与否其实无所谓,我也知道自己是更中意叙事诡计的——所以东野圭吾反而更能打动我吧。
《海底捞你学不会》是不知道多久以前从iKindle上推送的,闲来无聊又不想读那些深奥的小说,便也随便看看了。这本真心不好看,文字与内容俱不算上乘,也只能随便看看。读完之后唯一的感想就是——我又想去吃海底捞了呀。
3月就这样结束了,一切和Susan的占星吻合得不能再吻合。
做简历,整作品,投简历,面试……各种兵荒马乱的求职事宜。最后签掉offer发掉辞呈,彻彻底底松了口气,只觉得如释重负——今年最大的目标,终于完成了,而我得到的,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那天晚上慢悠悠地晃回家,天有些凉,裹着围巾亦步亦趋地走在路上,冷不防抬头瞧见昏黄的月光,那一轮月是那么圆,隔着薄窗纸似的朦胧地映了一片,忽然觉得人生都已经走过一程,没来由觉得凄惶。
我始终不知道方向,也没有看清楚自己走在什么样的一条路上。
自我介绍

一块酥饼

Author:一块酥饼
唧嘻嘻嘻~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链接